最新日志
作者:莫开伟
 更为重要的是,在当前市场化条件下,民营企业越来越多,银企关系事实上是银行与民营企业的关系,这是银企关系的主体和核心,建立长期银企合作关系,实际也就是优化银行与民企的合作关系,重塑银行与民企共生共荣的良好金融生态。

  12月2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意见》(简称《意见》)公布。《意见》力图补上“中长期银企关系”这一课,并就改善银企关系提出了试图从优化支持、完善和健全民企发展“三个关系”来建立长效政策措施,鼓励银行与民营企业构建中长期银企关系。

  很明显,《意见》所有内容目的及出发点意在坚持公平竞争原则,围绕银行与民企建立新型长期合作关系营造市场化、法治化、制度化的长期稳定发展环境,显示了党中央对改变当前中小微民营企业生存发展环境的紧迫感和危机感,也间接折射了当前我国民营企业发展遭遇到的各种瓶颈和障碍,这一切都意味着需要更有力的政策措施来破解民企发展中的瓶颈和消除民企发展中的障碍。从这些层面思考,《意见》发布具有及时性和必要性,也是建立新经济形势下新型长期银企关系的行动纲领,可进一步激发民营企业活力和创造力,为促进民营经济发展注入强劲推动力。

  而且,纵观《意见》所有内容,有不少问题值得当下各级政府、银企双方及社会大众的认真思考,尤其需要仔细理解《意见》的精髓。从当前现实看,着力构建新型长期银企关系需要树立三种新思维,以新的思维来破解构建新型长期银企关系的所有难题,从根本上构建牢固的新型长期银企关系。

  首先,把脉银企症结,改善银企关系应有新思维。《意见》对当前银企关系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深刻的剖析,指出了问题的实质,可谓一针见血,击中了银企关系的要害。比如《意见指出》银企之间缺乏中长期信贷协作关系,银行热衷金融短期化,把更多的钱投向赚钱快、利润高的短期投资项目,甚至是资金空转套利领域,试图以较短的信贷周期赚“快钱”、“稳钱”,不愿长线投资,陪伴民企成长。而且,由于多数民企规模小、资信弱,还有不少科技创新型民企处于初创阶段,这些企业在“金融短期化”目标驱动下的银行看来,显然十分不入流,根本不是银行感兴趣的信贷领域,民企自然受不到银行的青睐而是冷落,更加剧了民企融资难,也进一步催生了民企融资贵局势的加剧。

  很明显,《意见》对民企融资难、融资贵的剖析与描述还是相当深刻和十分形象的,这种局面的形成无疑让人感到相当纠结、尴尬与无力。
……
阅读全文 | 回复 | 2019-12-26 8:01:00
作者:莫开伟

  非标业务进行了并表,这样做虽然有利在更多范围、更深层次上遏制我国金融市场乱象,有利于为金融业营造良好生态,但由于非标业务并表导致银行资产规模扩大尤其消耗资本的信贷资产规模的扩大,更使得我国银行机构的资本比例出现下降趋势,尤其是中小银行机构由于治理机制没有真正全面建立起来,内控能力不强,导致不良贷款反弹,经营盈利能力下降,拨备覆盖率、资本充足率、贷款拨备率等都相继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针对这种现状,金融监管部门不得已与2018年2月专门出台了《关于调整商业银行贷款损失准备监管要求的通知》,将拨备覆盖率监管要求由150%调整到120%~150%,贷款拨备率监管要求由2.5%调整到1.5%~2.5%,事实上已表明银行经营业绩下滑和资本补充能力出现了颓势。
  再一方面,目前我国银行整体资本充足率前景并不令人乐观,下降态势相当明显,尤其中小银行是资本充足率链条中最薄弱的一环。据Wind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商业银行各项充足率指标皆出现下滑,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下滑0.1个百分点至10.65%;一级资本充足率下滑0.15个百分点至11.2%;资本充足率下滑0.08个百分点至13.57%;部分上市银行资本数据逼近监管指标,如中信银行和贵阳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1.34%和11.38%;中小银行下降幅度更加明显;还有一些中小银行资本充足率大幅低于监管要求,个别农商行甚至出现了负数,如贵阳农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仅为-1.41%,河南修武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为-0.75%。26家A股上市银行中,有15家资本充足率较年初出现不同程度下降;16家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下降;14家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下降。可见,从当下我国银行经营现实看,大型银行补充资本的能力比中小银行高,补充资本的渠道比中小银行多,尤其大型银行对资本的吸引力远比中小银行强;而中小银行补充资本的渠道比较窄,补充资本的能力比较弱,这需要中小银行在补充资本上要做到“笨鸟先飞”。
  中小银行资本充足充下滑会带来哪些金融危机?中小银行虽然经营规模远不如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及大型股份制商业银行对中国经济影响那么大,但它依然是我国金融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力量,尤其它占据着我国绝大部分县域及其以下地区,服务80%以上的中小微企业,它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依然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绝对不可能忽视,应把中小银行资本不足可能引发的经营风险放在重要监管位置,应增强中小银行补充资本的危机意识。就目前而言,如果中小银行资本充足率下降、补充资本能力减弱、补充资本渠道受限,其直接结果就会导致中小银行因为资本消耗而没有足够的扩大信贷投放和扩张资产规模的能力,使得中小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信贷能力下降,从而严重影响中小银行的经营盈利能力,也使得中小机构更加丧失补充资本的能力,让中小银行陷入经营“死胡同”。同时,资本下降趋势无法扭转,势必极易诱发中小银行经营抗风险能力减弱,如果一旦遭遇客观经济形势持续下滑,则中小银行经营形势将更加恶化,由中小银行资本不足引发的金融危机的机率将有可能大幅上升,更有可能引发我国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发生。
  如此看来,金融委提出要压实金融机构主体责任、地方政府属地责任和金融管理部门监管责任,完善银行补充资本的市场环境和配套政策,健全可持续的资本补充体制机制。当前要重点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优化资本结构,增强服务实体经济和抵御风险的能力,是非常及时和重要的。显然,补充中小银行资本,既需要金融监管部门开绿灯和中小银行机构开动脑筋,也需要各级政府创造良好的资本补充环境,进一步拓宽资本补充渠道。
……

阅读全文 | 回复 | 2019-11-8 9:04:00
作者:莫开伟

  “央行改革完善LPR能有效打破贷款利率隐性下限,使央行对利率监管的能力得到极大提高。”

  为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提高利率传导效率、推动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近日,央行决定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

  在当前全球央行降息的大背景下,央行决定改革完善LPR形成机制,这是一种巧妙的、变相的降息,到底会产生哪些作用?

  首先,有利于建立市场化的贷款利率体系。因为新的利率定价机制由商业银行参考LPR自主加点定价,使得商业银行的贷款利率上下浮动更加灵活,使贷款利率更加贴近资金市场价格实际。同时,此次改革可将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跟贷款基准利益脱钩,并在基础上采取跟市场操作利率挂钩加点的方式来形成一个新的LPR利率,可以更好地反映市场供求关系与市场利率水平,减少商业银行套利行为。

  其次,能够有效推动我国实际贷款利率降低。此次贷款利率改革参考LPR,而LPR又改为“MLF+加点”的方式,央行一旦降低MLF利率,对贷款利率下行引导作用将会更强。而从我国当前商业银行贷款一般管理情况看,传统信贷基准利率往往是通过银行与企业、贷款人双方的讨论还价这个“锚”来确定,而在当前信贷需求不畅背景下,银行与贷款人之间“换锚”无疑会增强企业议价能力,从而降低企业的实际融资成本。从实施效果看,LPR已达到了降低贷款利率的目标。8月20日,中国银行1年期贷款基础利率LPR报价为4.25%,8月16日为4.31%。而目前1年期中期借贷便利利率(MLF)为3.3%,1年期贷款基准利率水平为4.35%。


……
阅读全文 | 回复 | 2019-8-27 9:47:00
作者:莫开伟

  央行决定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引发金融业界及全社会广泛反响,总体评价偏向正面,对于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形成机制持积极肯定的态度,认为在当前推进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非常有必要。

  当然,也有不少人不明白央行为何不早不迟,正当此时决定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为何不采取直接降低贷款基准利率的做法让效果来得更直接?其实,央行决定推出这一机制,背后是有深刻原因的。在笔者看来,应主要有两方面重要因素推动央行做出这一贷款利率改革举措。

  其一,存款利率与贷款利率改革配套的需要。目前存款利率改革已走在前面,央行已取消存款利率浮动上限,基准利率对商业银行而言只起到一定的参考作用,在决定存款利率上,商业银行已拥有了较大的主动权,基本摆脱原来央行确定的基准存款利率的羁绊,实现较为灵活调整的目标。但存款利率涉及面相对较差,主要是我国存款人大都为分散的小数量型储户,在话语权上处于相对弱势。因此,当初担心存款利率上浮上限放开会加剧存款利率大幅上升的担忧是多余的,银行为了自身的经营利益,不会无原则地提高存款利率争抢存款而加大负债端的成本,而是出于经营盈利考虑会想法抑制存款利率的过度过快上升,银行存款利率总体上浮幅度不大,都在各银行机构经营成本可接受的范围内。

  而贷款利率显然就没有这么轻松,它直接关系到银行的经营效益与企业与居民对贷款成本承认能力,而且在贷款利率上,银行与央行、与企业及居民之间的利益博弈相当严重,他们会想方设法规避央行监管,大幅上浮贷款利率扩大存贷款利差而赚取大量的利差收益,而贷款利率上浮过高又必然会加大企业及居民贷款成本负担,这就是我国实体企业尤其是中小微实体企业融资贵问题始终难以得到有效解决的根本问题。

  由此,目前我国央行在贷款利率上、下限虽已放开,但仍然保留了存贷款基准利率,存在贷款基准利率和市场利率并存的“利率双轨”问题,这种双轨贷款利率机制,与存款利率市场化极不配套,贷款利率市场化已是大势所趋和在所难免之事了。

  其二,是化解我国当前经济与金融危局的需要。目前我国经济处于持续下行之中,实体企业经营不景气,融资难、融资贵始终是一大“拦路虎”,这对我国外贸出口企业而言更是雪上加霜。在这种客观经济环境下,需要央行更加通过积极的货币政策来刺激经济发展,来减轻企业负担。而央行再也不能总依靠降准、降息这些“杀伤力”强、震荡剧烈大的强刺激货币政策,尤其不能搞大水漫灌强刺激,否则会引发通货膨胀,只能适得其反。由此,在这种金融经济陷入多面困难状态下,央行想到了通过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来改善企业贷款利率环境,降低企业信贷融资负担来达到刺激企业恢复生机之目的。可见,这也是一着比较巧妙的、高超的货币政策操作棋局,无疑对我国实体企释放了重大政策利好,其作用并不比降准、降息引发的推动效应弱。

  总之,央行决定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其实推动了贷款利率向市场化再近了一步;而且在当前全球央行降息的大背景下,央行通过这种既可降低企业贷款利率水平负担而又不想全面降息导致大量资金向房地产领域集中,实是一种巧妙的、变相的降息,体现了央行的良苦用心。


……
阅读全文 | 回复 | 2019-8-22 8:20:00
作者:莫开伟
  8月12日,阿根廷上演“股债汇三杀”惊险剧,股市和汇率更遭遇猛烈抛售,主要股指SPMERVAL收盘下跌38%,阿根廷比索兑美元汇率跌幅高达37%,刷新历史纪录。

  阿根廷上演的这曲金融市场崩盘戏,除了总统初选结果对代表民粹主义的政党有利、有可能促使阿根廷预算再一次膨胀、影响IMF对其经营援助、引发民众对市场恐慌这一直接诱因之外,也与国际因素存在一定关系,主要是新兴市场国家外部传染也起到了一定负面影响,比如土耳其3月底上演的“股债汇三杀”对全球新兴金融市场国家的金融稳定带来较大的影响;紧接着土耳其之后,巴西、阿根廷等国家亦不能幸免。事实上早在2018年4月阿根廷已爆发过危机,遭遇“股债汇三杀”,所以此次不过是上一次“股债汇三杀”戏曲的再次上演。

  阿根廷上演“股债汇三杀”的根源到底在哪?不少新兴市场国家为何难以逃脱“股债汇三杀”的宿命?纵观阿根廷2018年4月与此次阿根廷“股债汇三杀”的原因,虽然表象有所差异,这次是总统初选结果引发,上次是通过央行加息来阻止人民抛售比索,以抑制比索和汇率跌势。但这种表现背后的根源却是惊人的高度一致。

  从阿根廷金融经济背景看,根本因素在于阿根廷经济水平持续下滑,高通胀率、高失业率、高外债,据相关机构披露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阿根廷国内货币贬值率、失业率超过10%,7月通胀率高达55.8%,外债占GDP比重超过了50%;阿根廷从2013年来外债余额开始快速增长,逐渐超过外汇储备。较高的外债水平易引发国际投资者对阿根廷政府主权债务偿还能力的担忧,加速了资本外流,从而形成了资金加速流出和本币贬值的恶性循环。显然,过高的外债占比,非常容易受国际金融市场的冲击,并导致市场情绪化。最为严重的是,自从上世纪90年代选择了美国推荐的经济模式,并将比索与美元强行挂钩之后,阿根廷民失去主导本国货币走向的决定权,也是阿根廷金融经济很难再走出“股债汇三杀”阴影。

  最为严重的是,由于阿根廷推行比索与美元强化挂钩单一汇率机制,容易受到美元波动的影响,2018年的“股债汇三杀”与此次危机如出一辙,加之国内经济体量小,无法摆脱美元的操纵和影响,美元稍有风吹草动,便不能幸免。同时,阿根廷资本项目基本开放,经常项目的长期逆差加之薄弱的外汇储备和高额外债,导致其国际收支非常脆弱,只能不断借新债还旧债。美联储加息后,资本外流趋势无法避免,货币汇率承受贬值压力。对于新兴国家,尤其货币与美元挂钩,债务也是美元为主的情况下,传导速度会非常快。
……
阅读全文 | 回复 | 2019-8-15 8:00:00
作者:莫开伟
  近日,在第13届全国人在第11次会议上,《国务院关于2018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出炉,报告指出银行在支持民营、小微企业融资方面仍存在门槛较高、环节多、周期长等问题,使得民企及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没有得到根本缓解(6月26日国家审计署官网)。

  看到报告指出的这个问题,说实在话,我认为应该基本符合当下客观实际,且这个结果依然令人十分纠结,也让人对民营及小微企业的发展前景担忧;尤其是在当下实体企业不景气情境下,民营及小微企业的融资环境问题没有得到解决的话,对中国经济企稳回升、社会稳定等方面都将带来不利影响。

  而且,在近年中央政府接连频频出台各种支持民企及小微企业优惠财税金融政策的当下,民企及小微企业融资环境依然得不到有效改观,也会让人对银行支持民企及小微企业的信贷诚意及能力表示怀疑。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底,审计署抽查的18家银行民营企业贷款中信用贷款仅占18.36%(低于平均水平21个百分点),且抵质押时银行大多偏好房产等“硬”资产,专利权等“轻”资产受限较大。这还只是审计署抽查显示的数据,如果对全国银行机构民企及小微企业信贷进行全部清查的话,可能数据更难如人意。

  或许有人会问,难道银行机构对中央政府出台支持民企及小微企业的各种优惠政策视而不见,或者根本只是装装样子,没有从实际上进行认真落实,回答是肯定的。而且,还有人会问,到底是什么原因让银行机构在支持民企及小微企业信贷上瞻前顾后、行动迟缓?

  从现实中分析,原因主要有三方面:一是银行机构主观意识里对民企和小微企业的前景不看好,从骨子里抵触对民企及小微企业的贷款,正是基于这种思想左右,在信用贷款支持上也只是蜻蜓点水、浅尝辄止而已,使得民企及小微企业在客观上陷入信用贷款获得能力低下的困局。二是民企及小微企业市场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弱,加上一些民企及小微企业本身经营存在很多不规范之处,使得信用能力被极大地弱化,银行对其信用贷款支持也随之减少,这应该是当下民企及小微企业存在的一种普遍信贷现象。三是目前国内国外经济环境使得民企及小微企业整体经营业绩下滑,加上近几年一些民企及小微企业由于经营不善,破产、关门跑路的不在少数,使得社会整体信用环境恶化,让银行对民企及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敬而远之,口上喊得震天响,而事实上却无动于衷。
……
阅读全文 | 回复 | 2019-7-2 7:56:00
作者:莫开伟
     如果存款人去世了,银行存款是否能取出来?这种情况比较特殊,存款是储户的,肯定能取出来,但是手续很麻烦。

  这个问题在现实生活中确实存在,不少人也曾碰到这类事情,并为之纠结;也有不少人不知道如何才能取到这笔钱,也有些人曾经为取这笔钱碰了很多壁。

  由此,作为生活在现实中的朋友们,对这个问题还是要学习一下常识,以便碰到这类问题时不再感到棘手,也减少不必要的烦恼,让取到存款办得更加顺利。

  下面就一般情况,我觉得应该要分两种情况,即知道密码和不知道密码,根据知道密码和不知道密码可采取两种应对方式。

  首先要看存款是活期还是定期,是否知道密码,知道密码的话会方便很多,只要不是大额存款,知道密码是可直接到银行柜台上取出来的。如果是大额活期取出,带上存款人和代理人的身份证原件也是可以取出来的。

  但是如果不知道密码,那么很麻烦,首先需要打存款人的死亡证明,然后去公证处公正等一系列手续,最后带着资料去银行办理挂失密码,重置密码。最后才能取出存款人的存款。

  如果存折上钱不是很多,几百元余额那种户头,建议每天去银行试两次密码,银行的规定是每天不能超过三次都是可以的。

  超过三次密码超限会锁住。因为去试的话,除了花点时间成本之外,不用花费其他成本,是一种比较安全可靠的方式。如果实在套不出密码,最后还是建议去走相关程序或流程来取款。
……
阅读全文 | 回复 | 2019-6-18 8:20:00
作者:莫开伟

  央行前天公布了5月末主要金融统计数据,广义货币M2余额189.2万亿元,同比增长8.5%,增速与上月持平,比上年同期高0.2个百分点;狭义货币M1余额54.44万亿元,同比增长2.9%;人民币贷款增加1.18万亿元,存款增加1.22万亿元。这些数据显示我国金融业整体处于相对稳定状态,运行基本回归本位。

  广义货币增速平稳符合预期,狭义货币增速下滑反映企业融资约束,传递出我国货币信贷增长与我国经济发展实际及居民收入增长水平基本协调的有利信号。一方面,货币信贷投放增长,企业及居民融资有所活跃,企业存款、居民存款及手持现金都呈较快增长态势。企业存款增长表明企业融资能力提高,用于生产及流通的资金运作能力提高,这对打破当前经济低迷态势能起较强的推动作用。另一方面,居民存款及手中现金增长,不仅有利于改善民生带动消费扩大内需,促使我国经济有足够的韧性来沉着应对外部冲击,也能使居民投资日渐活跃,进而拉动民间投资增长,夯实我国经济增长的微观经济基石。

  5月末我国银行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总体规模达到144.31万亿元,同比增长13.4%,足见我国银行金融机构对实体经济依然保持持续加大信贷投放的力度,实体企业融资环境在继续改善,这为促进经济增长及帮助中小微企业摆脱融资困局奠定了坚实的货币信贷基础。人民币存款同比少增871亿元,银行金融机构存款面临较大压力,主要是各类新兴金融业态的涌现,居民投资意识增强分流了存款,估计会是未来一种金融常态。同时,非标融资降幅继续收窄。5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211.06万亿元,同比增长10.6%。其中,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余额为143.04万亿元,同比增长13.4%,显示支持实体经济的政策要求得到了较好的贯彻。

  不过,5月金融统计数据也凸显了当下我国银行金融机构的贷款结构矛盾。在5月增加的1.18万亿元贷款中,住户部门为6625亿元,占比56.14%,比4月提高了4.71个百分点,说明有一半多贷款投放给了居民个人购买房产及其他贷款,对企业贷款偏低。而存款增速缓慢,对银行扩大信贷资金来源及提高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支持能力会有较大制约。这个矛盾在未来的经营中或将更为突出,需要加快金融创业与经营转型步伐,以应对负债减少带来经营受限。5月末银行机构存贷比高达77.87%,商业银行经营压力非常大,在信贷无法保持较高增速的情形下,商业银行必然会收缩资产规模以应对负债规模下降带来的经营风险。还有,在监管部门加大对民企和小微企业融资的考核压力下,商业银行从风险收益角度考虑,倾向于对企业发放短期贷款。企业新增信贷的中长期占比收缩至61%,较去年同月下降8个百分点。扭转这种倾向,改善银行金融机构存贷比,尚需商业银行采取有效措施,在资产与负债上同步用力。
……

阅读全文 | 回复 | 2019-6-17 7:58:00
作者:莫开伟

  我国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呈迅猛增长之势。

  据央行的数据,截至2018年末,我国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余额为9.62万亿元,较2017年末的6.95万亿元增长了2.66万亿元,增幅为38%;3月末,结构性存款规模为11.19万亿元,今年前3个月新增1.57万亿元。

  结构性存款,本质是设计为“存款+期权”,基于嵌入的衍生品工具可划分为利率、汇率、商品、股票、信用等挂钩型产品,由此形成“低风险低收益+高风险高收益”资产组合。其收益有两种途径:一部分是存款所产生的固定收益,另一部分是与标的资产的价格波动挂钩的收益,能使存款人在承受一定风险的前提下,在基础收益之上获得较高投资收益。

  目前各商业银行发行的理财产品分“保本理财”和“非保本理财”两大类,而只有非保本理财产品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资管产品。保本理财产品则按是否挂钩了衍生产品,进一步分为结构性理财产品和非结构性理财产品。“假结构性存款”,就是由于期权触发的可能性极小,对应的产品并未与衍生品建立真实挂钩的结构性存款。此外,还有另一类“假结构性存款”,其最高收益率达成条件几乎为确定性事件。事实上,这类 “假结构性存款”已成为不少银行保本理财的变种。据相关部门披露,不少商业银行为实现高息揽储,发行的结构性存款变相刚兑,即结构性存款并未与金融衍生产品等挂钩,收益率仅有“非此即彼”的两个挡位,产品说明中触发低收益的事项均设置得十分苛刻,高收益事项则极易达成,这实际上是一种没有实质的结构性操作的“假结构性存款”,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变相高息揽储的手段。

  导致商业银行滋生假结构性存款现象,原因是多方面的。2017年以来,同业空转、非标通道等业务受到严厉监管,银行存贷款业务受到不小的影响,加上理财新规打破了刚兑及商业银行期限错配等问题存在,一些中小银行吸存难度越来越大,不得不通过“假结构性存款”来吸纳更多的资金。当然,最为关键的是,监管部门过去没有将结构性存款纳入有效监管范围。缺乏相应法规,形成了对结构性存款的监管盲区,结构性存款实际上处于一种放任自流和野蛮无序的“裸奔”状态。

  从本质上看,结构性存款不是理财业务,其实就是表内业务,与表外业务和资产管理业务是两个概念。假如商业银行的假结构性存款泛滥失控,就会带来严重的金融危害。

  首先,会扰乱存款市场,使存款市场原本属于银行其他类存款再次搬家到结构性存款,诱发银行存款市场的波动,加剧存款不稳定状态。而且,它还在相当程度上大打监管“擦边球”,挑战了监管底线,加大了金融监管的难度和成本。

  其次,无形中会提高商业银行融资成本,这种成本银行最终向贷款者转嫁,这就形成了实体企业融资贵始终无解的重要幕后推手,有可能导致实体经济经营活力进一步下降。尤其是商业银行这种行为还会提高社会的融资成本,累积较大的金融风险。


……
阅读全文 | 回复 | 2019-6-5 7:55:00
作者:莫开伟
  据央行数据,截至2018年末,我国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余额为9.62万亿元,较2017年末的6.95万亿元增长了2.66万亿元,增幅为38%;2019年3月末,结构性存款规模为11.19万亿元,今年前3个月新增1.57万亿元。商业银行结构性存呈迅猛增长之势。

  所谓结构性存款,其本质是设计为“存款+期权”,基于嵌入的衍生品工具可划分为利率、汇率、商品、股票、信用等挂钩型产品,形成“低风险低收益+高风险高收益”资产组合。它有收益有两种途径:一部分是存款所产生的固定收益,另一部分是与标的资产的价格波动挂钩的收益,能够使存款人在承受一定风险的前提下,在基础收益之上获得较高投资收益。

  目前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增幅这么快,占比这么高,到底有多少具有合规性?是否为了揽存款变换马甲以结构性存款之名而行变相提高存款利率之实的行为呢?据相关部门披露,这种现象确实存在,不少银行为实现高息揽储,发行的结构性存款实为“假结构性存款”,变相刚兑,使结构性存款走调变味。其主要表现为国内大部分商业银行在其发行的结构性存款中,在期权部分设置了不可执行的行权条件,通过提高内部转移价格将结构性存款转化成“类固收产品”,通俗地说,当下许多商业银行发行的结构性存款产品,无论是对标国际黄金价格,还是挂钩LIBOR等指标,在产品设计中触发高收益的条件很容易达成,最后投资者都能够获得高收益,根本不用承担期权的风险,只是变相抬高了银行吸收存款成本而已。尤其,一些中小银行机构销售的结构性存款并未与金融衍生产品等挂钩,收益率仅有“非此即彼”的两个档位,产品说明中触发低收益的事项均设置得十分苛刻,高收益事项则极易达成,这实际上是一种没有实质性的结构性操作的“假结构性存款”,是一种“挂羊头卖狗肉”变相高息揽储的手段。

  而导致商业银行假结构性存款现象发生,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2017年以来,同业空转、非标通道等业务受到严厉监管,银行存贷款业务受到不小的影响,加上负债荒并没有改善,为了支撑存款规模,银行另辟蹊径,开始发力结构性存款。二是理财新规颁布及实施之后,商业银行理财产品相互嵌套现象被封死,理财产品有可能进一步萎缩,这对银行吸收存款带来一定的冲击。同时,资管新规明令禁止资产管理业务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打破“刚性兑付”的情况下,一些银行机构为了争取更多的存款市场份额,不惜提高利率变相揽存。尤其,过去有相当部分银行机构搞理财资金池,期限错配问题较为突出,为了保证理财资金的按期兑付,不得不通过“假结构性存款”来吸纳更多的资金。三是中小银行在大型银行及新兴金融业态冲击下,吸收存款越来越困难,不得已在结构性存款上大做文章,以致中小型银行仍为结构性存款的主力,也成了假结构性存款的“重灾区”。
……
阅读全文 | 回复 | 2019-5-24 8:11:00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ag娱乐登入 页次:1/4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
留言版
好友秀
相册
网站地图 保险百家乐 ag国际馆 澳门星际赌场 申博代理
现金网百家乐 申博亚洲官方网站 申博太阳城现金网 菲律宾太阳城77
申博官网 申博太阳城 申博直营现金网 申博官方网址
太阳城亚洲开户 太阳城娱乐登入 申博太阳城登入 百家乐娱乐登入
菲律宾申博开户 老虎机游戏 太阳城申博官网 申博现金百家乐